2/16/2011

巴勒維王朝的幽靈在徘徊


處中東地區的伊朗,近一年來有關這國家的新聞,國際媒體大多集中於其核計劃問題上。然而,及至近月北非與中東地區刮起人民革命風暴後,外界的關注點便再次轉移在伊朗國內反政府活動身上,估計會否如零九年總統選舉爭議時的情況般,出現大規模之示威抗爭。果然不出所料,就在前日,即本周一,伊朗首都德黑蘭 (Tehran) 及多個大城市爆發了人數眾多的遊行集會,表達對當權者專制的不滿,期間示威者高喊「獨裁者去死」的口號。看來,當地民眾是受到突尼斯與埃及之起義成功所鼓舞,而再次把已沉寂一年的抗爭行動重振起來。

筆者本人綜合多個外電消息來源,得悉伊朗今次大型反政府示威,是自去年二月以來的首次。當天在德黑蘭市內,有數以千計的民眾走到革命街 (Enghelab Street) 及自由街 (Azadi Street) 上。同時,於革命廣場 (Enghelab Square) 和瓦利亞斯街 (Valiasr Street),也有大批示威者聚集。除了德黑蘭外,就目前之資料所知,爆發遊行集會的城市還包括第二大城市馬什哈德 (Mashhad)、第三大城市伊斯法罕 (Isfahan)、南部城市設拉子 (Shiraz)、西部城市克爾曼沙赫 (Kermanshah) 與北部城市拉什特 (Rasht)。

至於參加者的數目,直到執筆之時仍然未能確定,但根據目擊者點算及當地傳媒報道,推斷幾處城市之示威人數可能在二萬至三萬左右。《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 則引述現流亡美國的前伊朗國會議員坎里尼 (Aliakbar Mousavi Khoeini) 稱,當日全國有二到三萬人參與示威活動。


伊朗示威:接下來是甚麼?

大舉鎮壓

面對著來自人民的抗爭,如古今中外當權者的一般做法,伊朗當局採取了鎮壓的手段去應付。據半島電視台 (Al Jazeera) 記者賈巴里 (Dorsa Jabbari) 報道稱,於德黑蘭市內政府部署了多達一萬個鎮暴警員,防止示威者遊行到自由廣場 (Azadi Square) 及進行集會,同時使用了催淚彈、胡椒噴霧及警棍來驅散示威群眾。另一城市伊斯法罕,則有示威者與警員爆發衝突,多達數十人被捕。

此外,引述法新社 (AFP) 的消息指,警方於鎮壓示威期間向群眾發射了漆彈子彈;而部分反對派的網站更稱,一些騎電單車的男子向示威群眾開槍。根據美聯社 (AP) 報道,至少有三名示威者被子彈所傷,他們均被送往市內醫院救治,另有數十個被嚴重打傷的示威民眾同樣住在院中。國際特赦組織 (AI) 則批評,當局鎮壓示威與拘捕數十人的舉動,是旨在打擊人權份子的活動及壓制政治異議者。


封鎖消息

還有,為避免新聞消息的傳開激起更多民眾參與抗爭,伊朗政府如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 (Hosni Mubarak) 的政權一樣,企圖封鎖傳媒與通訊。按法新社的消息稱,外國媒體皆被禁止進行現場報道集會示威;而半島電視台的記者賈巴里也表示,正如其他海外傳媒般,她被政府下令不准許現場採訪。另外,《紐約時報》引述多名示威活躍份子所言,德黑蘭市內多個主要廣場附近的流動電話網絡遭關閉,而互聯網速度也出現極慢的情況。

再者,半官方的法斯通訊社 (FNA) 更發放消息,稱示威衝突中有一人被射殺,並指出該人之喪生是由反對派支持者所造成,但就沒有提供進一步詳情。明顯地,當局是有意借凸出示威的暴力場面,來阻嚇其他民眾不要參與遊行集會,並同時把衝突造成之傷亡責任推在示威者身上,有抹黑民眾抗爭行動之嫌。到本人執筆為止,從伊朗學生通訊社 (ISNA) 引述國會議員賈拉里 (Kazem Jalali) 的消息來源得知,前日伊朗示威衝突中已有兩人喪生,而伊朗政府亦確定此死亡人數,以及指是反對派伊朗人民聖戰組織 (PMOI) 所為,但該組織於昨日已否認有關指控。


二月十四日德黑蘭市內警方鎮壓示威群眾


鎮暴警察向示威者發射催淚彈-二月十四日,德黑蘭

未能治本

經過周一的抗爭行動,按本人執筆之時來自多方的消息與跡象顯示,暫時本周內將不會進一步出現大型的集會與遊行。不過,縱然伊朗當局可把前日的示威壓下去,卻這並不代表已將引發民眾起來反抗的根源消除。只要看看一些數據資料與實際情況,讀者們便會理解德黑蘭方面的做法是治標不治本,並終有一天當權者要為不進行大幅度改革而付上巨大的代價。

就先以經濟層面來論,筆者在世界銀行 (World Bank) 及美國中情局 (CIA) 的網頁,閱覽過一些有關伊朗近年有關方面之數字,它們可以反映出一個「經濟問題定時炸彈」早已埋藏於社會之中,並面臨隨時爆發的危機。其中一項可凸顯社會收入公平情況的指數,即堅尼指數 (Gini Index),最能指出該國的社會穩定正身處險境。根據世界銀行的資料,伊朗於二零零五年的堅尼指數為三十八;但到了零六年,若按美國中情局網頁所列出的數字,則該國有關指數已達到四十四點五。顯然,當地的財富分配不公問題有惡化趨勢,而更甚者的是後一項數字,是較埃及與突尼斯為高。換言之,如果以收入不均作為判斷一個社會會否爆發民眾反抗運動之主要因素的話,那伊朗實在比埃及與突尼斯更有條件出現人民革命。


埃及人民革命激發起伊朗的示威

社會問題

不從經濟而由社會狀況的角度出發,伊朗當局所面對的問題亦極之嚴重。除了財富分配不均之外,貪污腐敗也是觸發民眾不滿而起來抗爭的導火線。根據透明國際 (TI) 公布去年的清廉指數 (CPI),伊朗得分為二點二,全球排名位列第一百四十六,而其在中東與北非地區的排名則是第十六位。無論是全球排名或是區內排名,兩者數字皆指出伊朗的貪腐問題,還要較埃及和突尼斯惡劣得多!據了解,埃及與突尼斯同年的清廉指數全球排名,分別為第九十八位及第五十九位;而區內排名方面,則分別為第十二位和第九位。

不僅客觀的經濟與社會問題會挑起人民起義,而在一般情況下,教育程度的提高亦會令他們醒覺,領悟到要保護自身的權利與自由,走出來反抗一個專制政權。依照世界銀行網頁內所列出的數據,伊朗過去數年之中學入學率,長期處於高水平,由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八年期間,均在七成至八成左右。至於大學入學率方面,其增長幅度就更為驚人,於同一時段內,由一九九九年的百份之十七點五,急升至二零零八年的百份之三十六點一,增加足足逾一倍!接受高等教育的國民佔整體人口那麼大比例,無疑對推動社會爭取民主與自由起著積極作用。對於伊朗目前由宗教精神領袖所轄制的威權政治,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民顯然會對之不滿,並要求有更開放的政制。


今天解放廣場,明日德黑蘭:下一場革命已計劃好在伊朗發生?

忘掉民心

以上筆者所列舉的因素,不管是經濟方面還是社會方面,皆說明了一個事實-伊朗是到了全面變革的關鍵時刻。現在不是把民眾示威鎮壓了,又或者將主要反對派人物穆薩維 (Mir-Hossein Mousavi) 及卡魯比 (Mehdi Karroubi) 軟禁、甚至處死,便認為事情就可一了百了。伊朗今天的掌權者應該明白到,一九七九年的伊斯蘭革命 (Islamic Revolution) 成功推翻巴勒維 (Mohammad Reza Pahlavi) 國王統治之基礎,乃在於人民的支持。可是到了現在,他們卻是站在民眾的對立面,忘記了民心背向及人民之自由和權利,就如當年巴勒維王朝般。今日之我,成了昨日之我要打倒的昨日之他,這未免太過諷刺。

這裡,本人只想向伊朗的掌權者表達一句:「是時候放手了!要想成為巴勒維王朝第二嗎?」展開更民主的政制改革,落實打擊貪腐的措施,減少控制讓人民享更多的自由,凡此種種才是消解國民不滿的良方。不然,正所謂壓迫愈大則反抗愈大,情況到了最壞時候,你們所要面對的,或許會比巴勒維更糟的局面啊!
Bookmark and Share

2 留言:

Celestine 說...

geez... I gotta learn this lang :))))))

INW PRESS 說...

Re Celestine:

Thanks for your following! :D

Welcome to visit my blog. :)

發佈留言

較新的文章 較舊的文章 首頁
載入中…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關於筆者

我的相片
Hong Kong
無論是政治、經濟、民生或是環保問題,總之國際間所發生的一切大事小事,小弟也借本網誌暢論一番,希祈藉此喚起更多人關注國際事務,拓寬視野,請各讀者多多賜教。

追蹤讀者

加入聯播

全民部落國 - 部落格聯播 收進你的MyShare個人書籤 Sitetag
加入BLOG104部落格聯盟 歡迎所有網站加入台灣排行榜
BlogCatalog Blog Directory